第1章 半夜驚魂

作者: 酷九歲|發布時間:2018-06-21 12:35 |字數:1115

“阿翌,你瘋了!”

“對,我是瘋了,不然怎么會上你這個心機婊。我連看你一眼都覺得惡心!”

沒有任何前奏,他粗魯地掰開我的雙腿,直挺挺地貫穿了我干涸的身體。

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自我的下體傳來,直抵我的心臟。心臟也仿佛生生被他撕開了一道口子,滿心的屈辱和著眼淚汩汩而出。

“啊……”

我忍不住一陣慘叫,幾乎昏厥過去。

可是他的身體在我殘無人寰的叫聲中變得更加興奮,他狠狠地在我的身體里沖撞著。

一下又一下。

他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,看上去即威猛又諷刺。

漸漸地,我的下體竟有了些濕潤的感覺,我的身體也慢慢被他帶動著燥熱了起來。

我也由最初的痛苦和慘叫,變得興奮和嬌喘。

“洛溪薇,你果然放浪成性,喜歡別人用強的。難怪當初為了要我上你,你不惜下藥來迷惑我。”

“不,不是的,不是我給你下的藥,是林嬸兒……”

“你給我住口,你竟敢誣陷林嬸兒?我從小就是林嬸兒帶大的,她是什么樣的人難道我還不清楚嗎?”

說著,任煥翌的雙手攀上了我高高挺起的胸部,他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來蹂躪我。

我使勁地咬住嘴唇,可是當噬骨鉆心的痛襲遍全身,我還是忍不住叫出了聲。身體也隨之顫栗,一陣又一陣地冒著虛汗。

任煥翌,我到底哪里不夠好,為什么我對你的愛就該如此被你糟踐?

為什么你心心念念還是那個在你最困難的時候,拋棄你,離你而去的女人?

可是心中即使有萬般的屈辱,我也愿意讓自己低到塵埃里。哪怕只能博得他暫時的歡愉,我也滿心歡喜地盼著有朝一日他能在我的身邊,一睡到天亮。

而不是像現在這樣,每次都是喝醉了才會爬到我的床上來。每次都是這樣惡言惡語,一邊羞辱著我一邊發泄著自己的性欲。

最終在他的意識開始清醒的時候,抽離我的身體,一臉不屑的離開。

“阿翌,今晚能不能不要走,留下來陪我好嗎?”

我跪在床上,拉著他的衣角,忍著心中的屈辱和身體的疼痛,幾乎是低三下四地哀求他。

“放手!”

他的聲音低沉而堅決,令人絕望。可是他停住了腳步,而我把他片刻的、毫無意義的停頓,錯當成了藏在他內心深處的一縷情絲。

我懷著一絲希翼,將自己的聲音又放的低一些,也更加的溫情脈脈。我以為只要有耐心,總是可以打動他的。

他卻冷哼一聲,說:

“洛溪薇,我真的很瞧不起你,你不僅功于心計,還如此下賤。即便我這樣對你,你還是沒有一點做人的底線和廉恥之心嗎?”

“阿翌,我到底做錯了什么,讓你這么嫌棄我?”

我看到他挺闊的肩膀微顫著,可我并沒有等到他的答案。在片刻的踟躕后,他終于還是大步流星的離去。

我因為握他握得太緊而被他拖下了床,胳膊不小心撞在了床頭柜上。

“那你當初為什么要娶我,難道你忘了當初是你親自上門向我爸媽提的親嗎?”

我顧不得手肘處火辣辣的痛,疾言問道。

“娶你?那都是被你爸媽逼得!”他猛然轉過身來咬牙切齒的瞪著我,恨不得將我生吞活剝了。

  • 暫無相關評論,就等你了~
乐天堂88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